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号 时时彩计划158 时时彩3星缩水软件 极速时时彩计划群 福建时时彩 时时彩5星一期在线计划 重庆时时彩看千位定胆 出售时时彩APP 时时彩稳计划软件 时时彩有提前开奖的吗 时时彩缩水上山下山 时时彩走势图分析大师 奇特的时时彩跨度算法 360老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时时彩后一稳定100% 时时彩宝宝计划真的吗 轩辕时时彩源码 时时彩360杀定胆 时时彩票是诈骗 时时彩平台跑路 时时彩稳赢技巧买号 重庆老时时彩走势图下 黑龙江时时彩计划 苹果时时彩缩水 时时彩投34567方式 人工时时彩火鸟计划 时时彩超级缩水苹果版 时时彩后一稳定100% 时时彩超级缩水 重庆时时彩彩021路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穿黑西装的天使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25 路边摊

今天一如往常我绝望地睁开双眼

稍微转动眼珠我瞄到旁边桌上有瓶矿泉水我不自觉地想伸手去拿但双手带给我的感觉正残忍地告诉我我已经连从旁边拿瓶水来喝都做不到了

现在的我全身上下只有眼珠能够转动

我听不到我无法说话我不能动

我的四肢仍健在但无疑如同废物我宁愿把四肢割除这样家人或医护人员帮我翻身时?#22815;?#27604;较轻松

我有一个妻子比我小几岁长得清秀可人

不过现在我已经逐渐遗忘妻子的面容因为在我住院一个月后妻子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病床边也就是说我的妻子已经有五个月没来看过我了

平常负责照料我的是我的弟弟我们的父母都已经去世多年了

穿黑西装的天使此时弟弟正躺在病床边的躺椅上睡觉我拼命地眨动眼皮想告诉他我起床了我要?#20154;?/p>

但他依然熟睡可能是太累了吧一边上班一边照料我的?#24223;?#24403;吃力

“你醒?#30149;?rdquo;一旁有个声音冒了出来

我不用转动眼珠也知道说话的一定是“他”

“你弟弟昨天很累呢在你床边用笔记本电脑加班到很晚一定又被上司压榨了”声音说着接着我看到“他”走到了弟弟的旁边用手轻轻拍了拍弟弟的?#22330;?/p>

他是一个全身穿着庄严黑西装的男子剃着一个看似凶狠的平头他看起来大概三十岁五官的轮廓很深

重点是似乎只有我看得到他并且我的耳朵竟能听到他的声音而且我在心里所说的话他也听得到换言之我们之间似乎能通过心灵来交谈

他是在?#39029;?#24847;外住院后三天出现的当我看到他这样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我的病床前时我吓了一跳但他有礼的态度很快让我平静下来他对我说他并不是坏人只是来这里执行任务的一个使者

“你是死神吗”我在心里问

“本质上差不多但并不是”他斯文地回答我

不管如何我能确定他不是坏人我甚至觉得他是天使

同时他也是我与外界沟通的桥梁

有时弟弟下班后会到我的床边诉苦但我听不到还好男子会一一帮我转达——

“你弟弟说他跟上司?#20174;?#36807;他现在要一边上班还要一边照顾哥哥业务方面可不可以请上司宽容一点儿但上司似乎?#28142;?#24212;要他自己想办法”

“你弟弟的女朋友快要跟他分手了因为他的时间多半花在工作和照?#22235;?#19978;没多少时间陪女朋友……”

男子转述弟弟所说的这些话时似乎还融入了某种情绪我感觉就像在听弟弟亲口说这些话一样

“哥我今天去找大嫂了她那么久没?#35789;?#22312;说不过去但她似乎?#28142;?#31383;户看到我就?#28142;?#31639;开门……”

“虽然我不想这么说可是哥……大嫂她好像有其他男人了我从房?#27704;?#21548;到别的男人的声音她现在还住在你买的那栋房?#27704;?hellip;…”

“哥再这样下去我怕我工作不保怎么办”

弟弟所说的这些话我都借由男子的转达听到了我也有许多话想跟弟弟说但光凭眼睛是无法表达的

至于我的妻子怎?#27492;的أ?#23545;于她现在的表现我并没有多意外

妻子会跟我结婚钱的因素?#25925;?#21344;了大多数吧

男子拍了拍弟弟的背以后又走回了他原来的位置他平常都是站在床头边的位置虽然有时会消失不见但大部分都会出现在那里

突然男子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喃喃道“哎呀麻烦了你妻?#27704;?#20102;”

果然妻子打开病房的门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高跟鞋的声音把弟弟吵醒了弟弟翻身一看到妻子整个人从躺椅上跳了起来

弟弟大声跟妻子说着什么但妻子完全不理睬他而是从提包内拿出了一个纸袋上面的几个字映入了我的眼帘

黑西装男子紧抿着嘴唇神情凝重不发一语好像听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我转动眼球看到一个陌生男子的身影在门口徘徊似乎想进来又不?#21307;?#26469;

弟弟仍大声跟妻子争执但妻子只是把纸袋往桌上一扔嘴唇冷冷地动了几下便转身离开了病房跟那个陌生男人并肩离开

我看到弟弟用力地捶着桌子并把那个纸袋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我不需要黑西装男子的转达也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星期一弟弟去上班了除了偶尔会出现的护士小姐外病房里没有其他人

不我说错了病房里还有那个黑西装男子不过他今天的态度不太对劲从我一醒来开始他就一直看着窗外

“是时候了”男子没有转头“许先生你知道我是怎?#27492;?#30340;吗”

虽然我早就知道男子的身份应该是鬼魂或是死神之类的但我从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候问我这个问题

“你从没跟我说过我不知道”

“事实上?#19968;?#30528;时是个帮派分子整天打打杀杀……”男子说“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被自己的小弟暗算了我身上被砍了五刀眼看活不了了当我躺在地上喘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有个穿黑西装的人出现了你知道那是谁吗”

“谁”

“那是恶魔啊许先生”男子说“那个人走到我身边问我想不想报仇我马上回答说想他说可以不过代价是我的灵魂……”

“然后呢你……”

“接着我发现我的身上突然不再疼痛了伤口虽然还在但疼痛感消失了那个穿黑西装的人跟我说我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找我想报仇的人还好那群背叛我的小弟没有走太远当他们看到我全身浴血地出现时全都吓得屁滚尿流而我则把他们瞬间全都砍得稀巴烂”

男子继续说着“我报了仇但却把灵魂出卖给了恶魔我只能替恶魔做事了你懂吗”

我不知该如?#20301;?#31572;

“我不是死神也不是天使我是代表恶魔来跟你?#27010;?#30340;现在我觉得时机成熟了……我们谈个交?#35013;ɣ?#35768;先生你把灵魂交给我们而我会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一个小时你的身体可以自由活动你可以回家把你的妻子跟她的情夫干掉如何”

“听起来?#28142;?rdquo;

“你可以选择选择继续在病床上苟活试着重新站起来或是加入我们”

我说“我只要十分钟就够了”

男子的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十分钟那连赶到你妻子身边都不够”

“如果我加入了你们还怕没有复仇的机会吗”我露出苦笑“比起报仇有一件事情我一定要做”

男子低头?#20102;?#20102;一下随即说道“成交了许先生请把握这十分钟吧”

突然我全身一阵颤抖然后我很快意识到我的身体能动了

我用力把插在身体上的那些管线拔掉然后把手伸向床头的桌子拿起我的手机……

弟弟马上接起了电话大概被来电的电话?#24597;?#21523;到了吧他有点儿语无伦次“喂……啊……你是……”

“是我”我好久?#28142;?#25105;的嘴里听到我自己的声音了“辛苦了”

“哥……真的是你”

“别太惊讶这可能是我最后?#28142;?#36319;你讲电话了你只要听我说就好了”

“弟弟快跟你那个女朋友分手吧其实我看她不爽很久了”

“如果公司里的主官真的太压榨你的话就把辞呈狠狠丢到他桌上吧然后去我之前任职的公司应征那里的面试官都是我的老友不会亏待你的”

“最后别管你大嫂在我死后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对她我自有?#25191;?rdquo;

“再见最后?#25925;?#35201;说一句辛苦了”

“结束了”男子看着我?#19994;?#25163;机

“嗯我满足了”我说“只不过我有最后一个问题”

“问吧我可能会回答?#37096;?#33021;不会回答”

“把灵魂出卖给你们后也要跟你们一样都穿黑西装吗”

我绝望地睁开眼从疼痛中清醒

这一个小时后疼痛感不断让?#19968;?#20498;却也不断让我清醒疼痛正残忍地折磨着我

我的身上到底受了什么程度的伤我不知道不过应该比小康好多了他坐在我旁边的驾驶座上一颗头已经被削掉一半这是他自作自受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落到这种地?#20581;?#26497;速行驶的跑车冲出山路后坐在车上的?#19968;够?#30528;就应该要庆幸了

“啊……”我试着移动身体但动哪里哪里就痛

不行我必须离开这里我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鸟不生蛋的山区里

“救……救命……有人听到吗……”微弱的声音从我的喉咙里发出

不会有人来救我的我已经打算接受这残忍的事实

但似乎有人听到了我的声音

一阵脚步声在车外响起然后一个人出现在车外

我一看到他脱口而出“你是……许……”

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脸上带着友善的微笑“好久不见老婆”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360ʱʱɱ